第899章 贵有贵的道理(第三更,求订阅)(1 / 1)

加入书签

第629章

“嗯!”

李毅安点了点头,看着面前的女人,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相比于身边的其它女人。

这个女人或许没有她们那么的美丽,但是她确实就像宝藏一样,从最初帮助自己出售丝袜,再到主持伦敦的产业,再到创办“开客市”、“家乐福”,在她的手里,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超级市场,都迅速成长了起来,正像当年自己计划的那样――已经成为南洋商品在欧美攻城掠地的前锋!

这几年,家乐福和开客市开到那里,南洋货就铺到那里,它们在欧美各国的上千家分店,让南洋制造走进了欧美各国的千家万户。

“因为我和她们不一样。”

将头枕靠在男人的肩膀上,斯坦娜开口说道。

“我没有海蒂那么聪明,也没有泰勒那么漂亮,而且我还在伦敦,而且……”

斯坦娜甚至都没有提到公主,因为公主……太过尊贵了。随后她将目光投向李毅安,说道:

“上帝真是不公平。”

斯坦娜望着李毅安,微笑着说道:

“他给了你那么多女人,而且都是非常出色的,但是他又是非常公平的,因为他把你送到了我身边,所以这个结果我倒是能接受……不过,奕涛和诗云都是我的孩子们,我要把公司留给他们。”

“嗯,”

李毅安慢慢抱紧怀中的女人,看着女人,点了点头,一直以来,最为亏欠的就是她和姬丽,他们相识最早,但是呆在一起的时间最少。扭头看着靠枕着自己的女人,盯到她那又湛蓝湛蓝的眼珠上,不由自主的用双手轻抚着她,温存的低声说:

“我的蓝眼睛的小傻瓜。”

“是的,我就是你的小傻瓜……”

斯坦娜的嘴角微微翘起,此时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,相比于什么样“超市女王”她更愿意做他的小傻瓜。

看着女人的那双攥满了情意的蓝眸,李毅安说道:

“为什么的眼珠这么蓝?蓝得简直跟海水一样,有时候跳到里面真要淹死了。这样的眼睛对男人来说是很危险,一见就钻进去男人的心里去了,真是撩人的眼睛啊!”

斯坦娜笑道:

“那撩动你了吗?我是说七年前,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……唔……”

随后行动代表了言语,代替了所有的一切。

这一夜,沙捞越王宫里热情似火……

在接下来的几天之中,李毅安一直陪着斯坦娜和姬丽,至于安娜,理所当然的在古晋闲逛着,当然,她并不是闲逛,而是在古晋传递了一份情报,只不过,安娜并不都不知道的是,她已经暴露了,当她第一次传递情报的同时,还暴露了自己的上线。而保安局的监视人员则通过跟踪,窃听获得了更多的情报,更多的间谍暴露到保安局的视线之上。

就这样,一场暗战,在南洋悄无声息的开始了。

事实上,战争从来都没有停止,只不过战争开始的方式是不同的,暗战并不仅仅只是在南洋进行,它会在其它任何地方发生。在冷战时期,暗战在某种程度上才是战争真正的方式。

三八线,当世界因为那里的战争被吸引到半岛的时候,很多人都忽视了另一条三八线,在东京北部,还有一条分界线,南北日本根据分区占领协议被分治成了两个国家,尽管这里并不像柏林一样曾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,但是在“柏林危机”期间,这条分界线也曾危机的最前沿,最多时曾驻扎了多达十六个师,去年柏林危机化解后,驻扎在这里的军队,才开始撤退。

在半岛战争爆发后的第一时间,还未来得及撤回九州的占领军又一次进驻了前沿。

一条并不宽敞的河流,将小镇分割成了南北,同样也是两国的分界线。

一座并不宽敞的石桥,是两者之间唯一的通道。

南北桥头,各修建有卡哨岗亭,与往日不同的是,在桥梁两端数辆坦克隔河对峙,北方的t34和南方的4,黑洞洞的炮口彼此对,似乎都在提醒着对方――不要轻举妄动。





而在彼此的后方,数十万军队和大炮早就指向了彼此,这里没有爆发战争,但这里同样也是危机的前沿。

只不过,即便是在危机之中,仍然不时的有人通过关卡北上或者南下。

道路边的一栋楼房里,美国人又递给赵书德一杯咖啡,对他说:

“你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一会儿呢?只要他一来,我们就打电话通知你。”

赵书德没有回答,眼光透过窗户,注视着前方空旷的街道。

“先生,你也不能一直等下去啊。也许他以后什么时候能来。一有消息我就会和你联系。”

“不。”

赵书德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道,

“天快黑了。”

“可你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啊,他已经比计划晚了十个小时。”

“那你还要等多长时间?”

“等到他为止。”

赵书德走到望窗口前,拿起望远镜。他的望远镜都对着北日的检查站。虽然天色已晚,可是仍然有人通过检查站进入北日,这里与德国最大的区别是哪里?

就是有很多人为了生活拖家带口走向铁丝网的另一边――相比于南日,北日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和土地,北海道或许很冷,但至少不会挨饿。

也正因如此,这里的边境检查是极为宽松的。通常情况下也不会出任何问题。

当然这是建立在行动队员们没有暴露的前提下。不过他们回来的时间,已经推迟了好几个小时。

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?

“他们在等天黑下来。”

赵书德咕哝道,

“我了解他们。”

与其是相信他们,了解他们,倒不如说是在给自己某一种安慰。在劝说着他们是在等待晚上等待着更为适当的通关时间。

就在这时,一旁的电话铃响了。他们都警觉起来。一个警察用日语说:“有一辆黑色的丰田卡车驶来了,挂的是共和国牌照。”

赵书德连忙拿起望远镜,然后他就盯着那辆黑色丰田卡车,隐约的可以看到驾驶卡车的是一个日本女人,

不是他!

在卡车驶到检查站之后,一名警察离开岗亭朝着卡车走去,两名警察一个牵着警犬,一个站车篷后面检查着什么。

很快,卡车就通过了北方的检查站,然后又在南方的检查站停了下来,在警察例行检查时,电话铃声响起,警察拿起电话,用日语说道。

“是运输大米的卡车,不过驾驶员的护照里夹着一张纸……上面写着918。”

瞬间,赵书德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,放下望远镜的他,笑道。

“好了,他们过来了。”

十几分钟后,卡车在路边停下后,驾驶员走到了车尾,她对着车篷里喊道。

“好了,可以下来了。”

很快,就有人跳了出来,跳下来的人,穿着打扮和日本人没有什么区别,下车后,看着面前的女人,孙克已笑着说道。

“谢谢你,惠子。”

面对男人的道谢,惠子看着面前的男人说道。

“只要你兑现诺言就行了,现在你们已经过来了,是时候兑现一你们的诺言了。”

诺言是什么样的诺言呢?其实非常简单。就是带她到南洋去,不过并不是作为“研修生”到南阳,而是作为普通的移民。

面对女人的要求,孙克己笑了起来。

“你放心,我们肯定不会亏待任何帮助过我们的人,我们很快就会帮你办好所有的手续。”

而这也是当初给她的承诺,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帮助,他和战友们甚至很有可能无法顺利的逃出来。

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,一个大篮子被另外两名队员抬了下来,篮筐里面装满了青菜,可实际上,里面装着的就是他们这次深入敌后,抓回来的战犯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