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7 上门下战书(1 / 1)

加入书签

楚向前既然看出郑雨桐想养一匹纯血马,和成为马会会员来提高自己的逼格。

自然不仅不会在这事为难他,反而会尽可能的帮他。

毫不犹豫的笑着说道,“你想要,分你一个入会名额就是。而且你和布里奇现在也是合伙人了,你自己和他说,他会帮你搞定入会的所有手续。”

郑雨桐大喜,还以为少不得浪费一番口舌,却不想楚向前这么爽快,心里不由有些惭愧,觉得楚向前这是真拿自己当朋友,而自己却有些小人之心了。

高兴的同时,郑雨桐低声说道,“帮我找一匹好马,价格不是问题。”

楚向前刚才就有意卖一匹好马给他,至于价格,既然是好马当然价格不会低。

不过用来拍卖的那120匹马,肯定不能给他开后门,告诉他哪一匹马最好。

但马场里养着的几十匹种马,和这两年产下的32匹小马驹里,是时候找找买家了。

而且从这些马儿里,挑选一匹有能力在港岛的赛道上,跑进前三的马卖给郑雨桐,也算是打广告。

当然是在没好马,那就从新手村马厩里养着的马匹中,给他选一匹。

顺带着算是奖励他,这两年里在钻石和珍珠生意上,还有帮自己打理白头鹰手表,给自己赚了两千多万美元。

装作迟疑的样子,想了一两分钟,这才在郑雨桐期待的目光中。

低声说道,“你别参加这次的拍卖,明天我带你去九龙马场。这两年马场有三四十匹小马驹出生。

里面确实有几匹,我和我的相马师都看中的2岁马。

要是你运气足够好,给伱匹小马驹找个厉害的驯马师和骑手,说不定明年你就能成为冠军马主。”

郑雨桐大喜,楚向前都说是好马,那肯定不会忽悠自己。

在这方面,楚向前早就已经接二连三的证明过自己,在相马方面的超凡眼光了。

至于驯马师,郑雨桐觉得,干脆就养在九龙马场。

不仅不需要担心马驹的训练,万一真跑不出成绩,楚向前自己就会过意不去。

而且2岁马还没长成,价格肯定比3岁马低很多。

说不定只需要十几、二十万美元,就能买到一匹长潜力极好的马驹。

“行,明儿上午10点,我们在九龙马场汇合。”

至于价格,两人都没提,而是又聊起了钻石进出口公司,珍珠销售情况,还有白头鹰手表在霓虹的销售情况。

钻石和珍珠没必要多说,楚向前手里有的是珍珠,而且还是无本买卖。

钻石和各类宝石的生意,不说神庙宝藏以麻袋来装,而且各个都是上品。

每年拿出几十颗,对郑雨桐的周大生来说,基本上就是能镇店的宝贝。

而且中土世界里,各种钻石、宝石虽然也贵,但楚向前用粮食、美酒、武器弹药去换,那钻石和宝石的价格,比现实世界的价格还要低。

而且小钻石、小宝石也很多,价格也更低。

所以郑雨桐才会把楚向前当成金主来对待。

至于白头鹰手表,因为是镁国品牌,而且定位中产,售价260美元,这两年的销量是一路上升。

从一开始从内地采购1万块,用了七八个月才全卖完,到去年下半年,订购足足5万块,只用了5个月就卖完。

去年年底时,楚向前直接向国内下了10万块的订单。

搞的上头是既高兴,又不得不开始扩建钟表工厂。

楚向前指定的手表厂,年产10万白头鹰手表问题不大,但订单忽然增加1倍,给国内自己使用的手表,就会被压缩人手和原材料。

当然,对天朝来说,这是好事。

甚至巴不得楚向前给出的订单,从半年10万,增加到20万、30万。

毕竟国内生产白头鹰手表,卖给楚向前26美元。

纯利润在生产规模不断扩大下,从最初的一块手表赚5美元,涨到现在能赚7、8美元。

半年10万块,就是半年260万美元,一年520万美元的外汇进入天朝。

而且还能赚一百五六十万美元。

这生意在当下,那就是重点项目。

国内还根据楚向前提供的3种新样式,正在研发新系列。

销量大增,给楚向前带来的好处就是,去年下半年销售额达到1300万美元。

两下下来,总共卖掉将近11万块手表,扣除所有开支后,楚向前的盈利至少1900万美元。

就连售价28美元的纯金手表,这两年里,也卖掉了600多块。

当然,郑雨桐可不知道内地的采购价。

楚向前从内地采购的表,不是直接发货给港岛的公司,而是以离岸岛皮包公司的名义出面采购。

进价26美元,但卖给楚向前在港岛的外贸公司,价格200美元。

也就是说,在岛国销售的白头鹰手表,理论上利润60美元。

扣除员工、店门等等支出,还有扣税,明面上他只赚了500万美元不到。

但这在郑雨桐看来,利润已经极高了。

500万美元换成港币,足足1500万。他这个总经理拥有10的股份分红,直接分到150万港币。

而且楚向前给了他期权,合同期限10年,每隔两年,卖给他2的股份,一直到他持有10为止。

可惜楚向前隐瞒了真实的盈利,否则白头鹰的估值,就不是2000万美元,而是8千万到1亿美元。

实体企业的估值,往往只有年盈利的3到4倍。

要是换成80、90年代的美股科技股,估值二三十倍,甚至上百倍都是常事。

但楚向前其实并没吃亏,光是郑雨桐给自己赚了将近2000万美元,他就心甘情愿以40万美元的价格,卖给他2的股份。

而郑雨桐这两年拿到150万港币分红,都抵得上他家的周大生,3家老店前些年每年两三成的盈利了。

等3种新系列的表出现,楚向前还会涨价,毕竟新表确实更漂亮。

——

谈好了明早马场汇合的事,郑雨桐让张天志靠边停车,和楚向前打了个招呼,下车上了一直跟着的一辆奔驰里。





而楚向前则去了油麻地的‘武术协会’。

到了地方,远远就看到十几个穿着各门各派专用练功服的徒弟,在协会总部门口闲聊着。

看到楚向前的劳斯莱斯开过来。

洪震南的大徒弟阿基,忙带着人快步上前给他开车门,对着楚向前行礼道,“师叔,师傅他们已经都到了。”

楚向前看看手表,时间才2点45,离3点开会时间还有15分钟,那自己自然没迟到,也就用不着那么多客套。

和阿基点点头,又对面前十几个各家武馆的徒弟笑着打招呼。

而且一眼就看出,这十几人基本上都在自家的片场当龙虎武师,有几个甚至还在‘楚氏影业’这两年拍的电影里演配角。

不过这些在武馆里学艺的人,9成9都是穷苦人家出身,除了一把子的力气和功夫外,基本上没其他的生存技能。

又没怎么读书,10个里、九个半长的普通,剩下半个,在帅哥遍地的演员圈子里,也只是寻常。

想在电影这一行出头,难如登天。

不过要是功夫确实不错,今后当个金牌配角,不仅能养活妻儿父母。节省点,买个四五十平米的房子问题也不大。

油麻地一些两三层的街边小楼,都只需要两三万港币而已。

但即便这样,绝大部分人还是买不起。

可见这年代的人均收入有多低,底层人的生活,有多艰难。

楚向前心里叹息一声,却没多少同情心。这种社会性的问题,他一个人解决不了,也没那么伟大。

过好自己的日子,照顾好妻儿亲人,已经已经很好了。

边走,边对阿基问道,“阿龙和三宝呢?”

阿基忙回道,“龙哥和三宝合作了一部新电影,前些天应邀去了湾湾做宣传。”

楚向前这才点点头,没再在意有人上门约战武术协会时,洪三宝和郭振华为什么出面接下挑战的事。

进了协会总部,就见十几个武馆师傅,围着洪镇南坐成一圈喝茶闲聊。

看到楚向前走进来,众多师傅忙起身,下意识站直身体对着楚向前抱拳行礼。

楚向前也是客气的回礼,然后主动对着主位上的洪镇南拱手,喊着‘师兄好久不见、身体可还好’的客套话。

洪镇南见楚向前还和以前一样客气,这才放心下来。

笑着抱拳回了一礼,拉着楚向前的手,就把他推到主位上,自己则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。

这才说起了泰拳、空手道、菲例宾短棍上门下战书的事。

楚向前接过战书,只是看了几眼,就猜到很可能还是吉隆坡那几个被教训恨的家族,花钱找人来给自己添堵来了。

但楚向前这次想偏了,这次可不仅仅是那几个家族,而是马来商会觉得他做人太霸道。

仅仅只是因为十几个在港岛有生意的商人,没和吉隆坡几个家族撇清关系,就把马来在港商人的生意全搅黄了。

之后两地的媒体大战,马来那边没占到便宜,又不敢真和楚向前闹得发生无休止的仇杀。

就有人提议大家出点钱,请几个厉害的拳手,上门找楚向前的麻烦。

只要打破他做什么都没失败的金身,就等于撕开了道口子,港岛的媒体和民众对他的支持就不会那么高。

楚向前大概也能猜到马来人的想法,但他是真没预料到,这次连马来世袭苏丹都觉得面子丢大了,暗地里支持商会继续找楚向前麻烦。

别看苏丹好像只是个土著领主,但实际上人家马来九个苏丹是轮流当国王。

虽然当国王的并没有世俗权力,但苏丹在自己的地盘,不仅是本州的实际统治者,财富也是豪横的很。

有钱又有权,自然更在乎面子。

楚向前想了想,才对洪镇南说道,“师兄,我事情多,要是那三个下战书的人不忙,2个小时后的5点,我这个当武术协会会长的,亲自在这里接受他们的挑战。”

洪镇南一愣,其他的武馆师傅和有资格进来的徒弟们,吃惊之余,不由暗暗觉得楚向前过于托大了。

罗师傅、郑师傅等几个和楚向前关系亲近的师傅,忙站起来劝他就算要迎战,也退后几天多做些准备。

楚向前摆摆手,自从力量和敏捷开始加点后,自己的实力比三年前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。

当年就能轻松在擂台上,把瑛国拳王龙卷风打残废,甚至还留着暗伤,拖了一段时间爆发后,彻底成了废人。

现在的话,楚向前觉得自己站着不动,任由三个上门挑战的人攻击,靠着自己超凡的体质,别说受伤了,说不定皮都不会破。

楚向前对着还想劝自己三思的罗师傅、郑师傅道谢,笑着说道,“这几年我也没落下功夫,说真的,不是我说大话,这个时候的我,能单手打废三年前的我自己。”

十几个师傅和洪三宝,还有三年前,亲眼看过楚向前和龙卷风比赛的武馆徒弟,听完就被吓的咽口水。

当初楚向前打龙卷风,犹如壮汉打孩子一样全面碾压。

但这不意味着龙卷风就是废物。

洪镇南上台和龙卷风打擂台,只是撑了3个回合,就因为气喘得毛病,呼吸不顺,差点被龙卷风打死在擂台上。

而洪镇南在港岛武术界,过去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,今天在场的十几个武馆师傅,那是每一个人打的过洪镇南。

楚向前说自己能单手打废三年前的自己,那不就是说,在场的所有师傅,在他面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就会被他给打废了?

楚向前身后的张天志和周比利,看楚向前的背影,那叫一个敬佩和点点羡慕。

两人自问自己的拳脚功夫,丝毫不比洪镇南和叶师傅弱。但面对楚向前时,是真的生不起半点不服之心。

自己老板一年前,就能打的自己两人,外加托尼贾这个泰拳高手直接求饶不打了。

可见楚向前现在的功夫,确实已经到了自己这种永春大师,都无法理解的地步。

那三个泰拳、空手道和菲例宾短棍就算联手,比自己和周比利、托尼贾厉害不到哪里去。

甚至连自己三个都不如,所以张天志和周比利,那是巴不得楚向前早点完事,免得耽误了吃完饭的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