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东州饭店(1 / 1)

加入书签

第345章东州饭店

驻京办有自己的宾馆和食堂,赵飞扬每次去都住在那里,他这么干分明是把许纯良当成自己人了。

其实赵飞扬很想和许纯良谈谈健康养老医院的事情,但是话到唇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毕竟许纯良在这件事上起不到任何的主导作用,想要摆脱目前的困境必须从唐经纬身上入手。

许纯良离开的时候,在楼梯口遇到了周义生,周义生看到这厮不由自主把脸一沉,在周义生心目中许纯良就是个瘟神,上次的膏药风波就是他在背后操弄,搞得中医诊疗中心红红火火的生意一蹶不振。

周义生恨透了许纯良,本想着不打招呼就这样擦肩而过,可许纯良主动把他给叫住了:“周老板。”

周义生停下脚步:“有事?”

许纯良笑眯眯道:“你还没走啊?”

周义生道:“我为什么要走?我跟长兴签得正式合同,我这件事也不归你管吧?”

许纯良就喜欢跟自己炸刺的,如果周义生见他认怂,躲得远远的,那该没意思了,许纯良道:“归不归我管得看我的心情,给你一个忠告啊。”

周义生一脸不服地望着他。

许纯良道:“及时止损。”

周义生呵呵冷笑:“这是威胁吗?”

“这是忠告!”

许纯良刚刚抵达京城就遭遇了一场大雪,看了看等候出租车的长队,马上打起了退堂鼓,决定还是地铁。

集中学习的地方位于xc区,许纯良提前来了一周,中间还有元旦假期,之所以提前过来就是为了和梅如雪见上一面,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有联系了。

来京城之前,许纯良给梅如雪发了条消息,直到现在没有回复。

许纯良选择东州市驻京办作为落脚的地方,主要是赵飞扬的推荐,赵飞扬还让他给傅国民带些东州特产烙馍、盐豆子和臭豆腐卤,这下许纯良必须得走一趟了。

许纯良来到京城才申请加傅国民为好友,本以为傅国民大是个副处级干部,可能有些官架子,没想到人家马上就通过了,赵飞扬此前跟他提过这件事,傅国民非常热情,中问许纯良什么时候来京城?

许纯良告诉他已经到了,正在往东州市驻京办的路上。

傅国民让他来,自己就在驻京办等着。

东州市驻京办距离高铁站有五站路程,目前的办公楼是买下来的,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东州耿副书记拍板做出的决定,当时买下这片地方只花了七百万,据现在价值七个亿都不止。

要这位耿副书记也跟长兴有些渊源,他女儿耿文秀就是目前长兴医院的副院长,儿子耿文俊现任高新区书记。

许纯良出霖铁,让度娘引路,走了大概九百多米,就看到道路旁边的东州饭店,

在京城大大的驻京办近三百家,这还是整顿之后的,基本上都搞三产,而且绝大部分都开饭店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驻京办在开的饭店有一百一十二家。…驻京办的工作承上启下,请客吃饭是常态,不算驻京办请上级,单单是下级来驻京办吃住消费就是一大笔收入,市里琢磨着,与其这笔钱让其他酒店赚了,不如自产自销,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傅国民在东州市驻京办工作已有十年,至今仍是副主任,他当年是和赵飞扬同一批提得副处,赵飞扬的正处早已落实,如今人家又辞掉公职,而傅国民还是原地踏步。

不过他也不能是毫无收获,在驻京办十年,把老婆孩子的户口都弄到了京城,也在京城购买了房子。其实如果他回东州,肯定能提个半级,但是他老婆坚决反对,傅国民也只能疏通关系继续呆在驻京办。

主任换了四个,他还是继续当副主任,他也没有奢望,就这样混下去挺好,市领导也看出他的不思进取,自然不可能把这样的人扶正。

但是傅国民还是相当有能力的,他在驻京办十年,上头各部各司的情况他摸得清清楚楚,驻京办主任办不到的事情,请不到的人,他出手马上解决。

市领导也的确离不开这样一个人,所以傅国民才能安安稳稳呆在驻京办,被人戏称为驻京办钉子户。

许纯良走入东州饭店的大堂,看到大堂喷泉造景中心的汉画像石,就知道来对霖方。

一位身穿深蓝色套装的中年女子来到他面前,笑道:“是许先生吧?”

许纯良点零头。

对方自我介绍,她叫李秀梅,是东州饭店的经理,傅国民安排她出来迎接的。

李秀梅先帮许纯良办理了入住,许纯良这次出来走得是公派学习,最终这笔钱是华年给出,赵飞扬在这种事上当然不会刁难他,反正又不是他出钱,大笔一挥特许给许纯良按照院长的标准。





长兴现在的差旅标准参照得还是过去公有制的规定,赵飞扬的批准就意味着,许纯良坐高铁可以一等座,住宿标准等同局级标准,在京城的标准就是650。

许纯良特地留意了一下东州饭店的住宿标准,这一看吓了一大跳,最便夷标准间也得8,这么,他住一还得往里倒贴238。

李秀梅告诉许纯良上面是挂牌价,实际成交价会低许多,傅国民事先打过了招呼,短期住宿,由他来安排,如果长期就走内部价。

给他安排的商务房价格是5一,挂牌价是15,许纯良办理了入住,跟着李秀梅去看了一下房间。

房间很大,有会客区,办公区和休息区,这样的房间在东州这个价格也拿不下来,许纯良打算长住,这里距离他以后集中上课的地方不远,他打算就在这里住了。

李秀梅告诉他傅国民在709办公室等他,七楼是驻京办的办公区。

许纯良给傅国民发了条消息,表达谢意,告诉他自己先洗个澡,半个时后过去拜会。…许纯良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酒店内部暖气很足,春般的温暖。

709的房门虚掩着,从门缝中飘出一股烟草的味道。

许纯良礼貌地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:“进来!”

许纯良推门走了进去,看到一位中年发福的男子正起身向他走来。

许纯良见过傅国民的头像,因为是本人照片,所以他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,和眼前这位胖乎乎圆滚滚的形象有了很大的落差。

傅国民笑着向许纯良伸出手去:“许吧,我是傅国民。”

许纯良和他握了握手,傅国民的手胖乎乎滑腻且温暖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。

许纯良道:“傅主任您好,我是许纯良,对了,这是我们赵院委托我给您带来的烙馍、盐豆子、臭豆腐卤。”

傅国民如获至宝地接了过去:“我太爱这些东西了,驻京办也能做,可惜不正宗。”

许纯良又将自己带来的礼物送了过去,他给傅国民带了两提显洪茶厂的普洱。

礼多人不怪,傅国民乐呵呵请许纯良坐下,在喝茶方面他非常有一套,尤其喜欢喝普洱,这种普洱他没有喝过,当即拆了一饼,一看成色就知道是上品。

傅国民一边烧水泡茶,一边给李秀梅打了个电话,让她六点半准时开饭。

傅国民道:“伱今刚到,咱们就在驻京办吃饭。”

“傅主任,您公务这么忙就不麻烦了。”

傅国民笑道:“我的公务就是迎来送往,正事儿没有,琐事多,酒局多,你要是再晚两我还真没时间接待,眼看就是春节了,我们得忙着跑部钱进。”

许纯良跟着笑了起来,感觉傅国民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官架子。

傅国民喝了口他带来的普洱,赞道:“地道啊!我常年喝普洱的,就没喝过这个牌子的茶。”他拿起一个茶饼研究起外包装。

许纯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一半来自于佟广生,另外一半来自于王金武。

傅国民听得很认真,不知是故事本身太精彩,还是许纯良讲述得太生动,傅国民居然感动起来:“太好了,这样的茶叶为什么不好好推广一下,许,有机会帮我介绍认识一下,我们东州驻京办可以帮忙推广。”

在赵飞扬的介绍中傅国民这个人级别不高,路子很野。

傅国民问起许纯良在京城有没有朋友,如果有可以叫来一起喝酒,越多越好。

许纯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,梅如雪至今还是没有回他的消息,因为距离晚上吃饭还有一段时间,许纯良也没在傅国民办公室做过多停留,喝了两杯茶,就告辞离去。

傅国民让他六点半去巍山湖厅,从傅国民的安排可见他还是动了一番心思的。

许纯良回去的途中听到有人叫他:“许纯良!”

许纯良回身一看居然是南江党校的同学,钟楼区大秘严劲松。

严劲松欣喜道:“我就看着像你,没想到真的是你!”他大步走了过来,很远就伸出手。

许纯良并不喜欢这货,但是体制中这种人比比皆是,人家有自己的生存之道,你可以不屑他的处事方式,但是你不能否定他的存在。

许纯良笑着跟他握了握手:“班长,这么巧啊!”

2022年最后一章,大家有月票的投给章鱼吧!

pt

石章鱼提醒您:看完记得收藏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