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0章 噩梦(1)(1 / 1)

加入书签

许秀心被羁押在看守所内多日,也就惶惶不安了多日。

一个人被关在一间牢房中,只能看到灰色的墙壁,这对正常人来说,实在是煎熬。

牢房有窗户,也能听到铁门外的人声、走动声。每天都有放风的时间。三餐正常。隔壁牢房内关着人,并非空的。许秀心不知道对方是谁,但时不时就能听到她的歌唱。

这些都不能让许秀心平静下来。

尤其是隔壁牢房的那个人。

那个人哼着曲调,听起来是许秀心年轻时候听过的歌,有些熟悉,又有些陌生。

许秀心心中会忍不住冒出同样的曲调,跟着那女人的声音一起哼唱。

只不过,她没有唱出声,也总是想不起来这就是什么歌,有着怎样的歌词。

这样的感受并没有让许秀心舒服,反倒让她更加焦躁。

那呼之欲出的歌词,就卡在喉咙口,卡在许秀心的心里,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这感觉比坐牢更难受。

听不到歌声的时候,许秀心就像是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,想到了严玉的尸体,想到了袁昊泽那天晚上打来的电话。

“妈妈,你要救救我!”

“妈妈会救你的。”

“我会救你的……我一定会救你的……”许秀心在内心重复着,可这样的语言没有让她获得宁静,反倒是让她更为不安。

她真的能救袁昊泽吗?

袁昊泽杀了人啊。

她儿子杀了人……

许秀心一想到此,就浑身战栗。

她这样的人,意识里对法律最简单的理解便是杀人偿命。

杀人要偿命的……

当然也有不偿命的。

现在新闻里不都那么判的吗?不一定是会被判枪毙。可能就坐几年牢,可能十几年……

许秀心这样一想,身体就越发战栗,整个人筛糠似的颤抖着。

她这一辈子都没有作奸犯科过,突然有一天被警察抓住,突然有一天坐牢了,要被判杀人罪了。

许秀心一想到此,眼眶就泛红,眼泪都要涌出来。

也不知道是恐惧,是委屈,还是心痛。

她想要自我安慰,但那些想法根本没有办法欺骗自己。

又听到歌声了。

许秀心看向了身后的墙壁。

她走到了牢门边,伸着头,像是要看清隔壁牢房的人是谁。

对方怎么能这么悠闲?怎么能这样淡定地哼歌?她不害怕吗?她可能是惯犯,可能只是小偷小摸被抓了进来。

许秀心这样想着,双手抓着牢门的铁栏杆,整个脑袋抵在栏杆上。

冰冷的触感让许秀心心里都跟着发冷起来。

她忽然看到了一只手。那只枯槁般的手从隔壁牢房中伸了出来,搭在了铁栏杆上。

那只手上光秃秃的,就连指甲都光秃秃的,几乎要被剪到肉里面。指甲的颜色是一种不正常的苍白。那只手就搭在栏杆上,自然下垂。

手指忽然颤动了一下。

歌声变成了低语声。

“你儿子已经被保释出去了。”

和歌声一个声线的女声如此说道,声音沙哑,带着一种讥讽的味道。

随即,歌声又响了起来。

许秀心瞪大了眼睛,看着那只手收了回去。

许秀心心中回荡着那个人的话。

她儿子被保释出去了。她儿子被保释出去了……袁昊泽被保释出去了。袁昊泽已经出去了。只有她留在这里,被关在这里。

明明不是她杀的人。

不对,她应该高兴才对。

她儿子保住了。

袁昊泽没事了。

许秀心的大脑中产生了各种混乱的想法。

那歌声逐渐占据上风,压住了她的种种想法。

她又听到了那个沙哑的女声。

“你要被枪毙了。你要被枪毙了。嘻嘻嘻嘻嘻……”

许秀心吓得差点儿大叫。

她退后一步,离开了牢门,却感觉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。

她低头一看,就见严玉的尸体倒在自己脚边。

严玉的脑袋轻轻转动,在许秀心的瞪视下,转过了头,面冲着她,睁开了双眼。

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也不眨,直直盯着许秀心,苍白的嘴唇动了动,“你要被枪毙了。”

许秀心这次真的大叫出声。

她的叫声戛然而止。

子弹插入她的大脑,枪声迟了一步才响起。

许秀心顿时惊醒过来,只觉得脑门剧痛。

她发现自己摔下了床。

她满身的汗水,脑门抵着冰冷的水泥地,寒气直钻入大脑。

许秀心打了个冷颤,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。

她没能爬起来。

她听到了歌声。

从隔壁牢房……不对,是从床底下。

她只要动一动眼珠子,就能看到黑暗的床底下。

歌声从那下面传出来,有些沙哑的女声轻轻哼着调子。

许秀心不想看,却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动作,眼珠子骨碌碌一滚,就看向了床底。

床底下伸出了一双手。

枯槁般的手,苍白的指甲,几乎要陷进肉中的指甲。

那两只手蠕动着,从床底下探出来,抚上了许秀心的脸颊。





许秀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只手捧住了自己的脸颊。

“你要被枪毙了。你要被枪毙了。”

那女声停止了哼唱,用一种怨毒的语气如此说着,一遍遍,回荡在许秀心的脑海中。

许秀心蓦地惊醒过来。

又是一场梦。

不是,不是梦。

许秀心的身体颤抖着,不禁蜷缩起来。

她忽然记了起来,那声音是严玉的。

是严玉的声音。

严玉……严玉已经死了……被她儿子杀了,被袁昊泽杀了。

许秀心这时候才感受到了另一种恐惧。

那是死亡的恐惧。

来自于他人死亡给她带来的恐惧。

歌声又响了起来。

隔壁牢房又开始唱歌了。

许秀心再也忍受不住,冲到牢房门口歇斯底里地尖叫出声,咒骂着隔壁牢房的人。

都是因为那个人,她才会想起严玉,才会想到不断做噩梦。

许秀心大喊大叫着,不多时,就引来了警察。

“大晚上的,你不睡觉,干什么呢?”女狱警没好气地训斥道。

“是她!她不睡觉,她一直唱歌!她鬼吼鬼叫的!”许秀心像是小孩子告状一般,伸出手,指向了隔壁的牢房。

女狱警的表情顿了顿,奇怪地看了眼许秀心,又看了看隔壁牢房。

“她还在唱!她还在唱!!”许秀心捂住了耳朵,又将脑袋贴在了牢门上,斜着眼睛,仇恨地瞪着隔壁牢房。

“那里没人。”狱警冷静地说道。

许秀心像是被人定住了,眼中的仇恨变成了惊愕。

“你左右牢房都没人。”狱警说着,同情地看着许秀心,“你还是早早配合调查,坦白从宽,别想着给你儿子顶罪了。没用的。办案的警察会查清楚的。你顶罪,你儿子也逃不了,你还要被判包庇罪。”

狱警对于许秀心这样的人,并不觉得陌生。

顶罪这种事情,虽不常见,可也不罕见。一辈子没作奸犯科过的普通人失手杀人,突然被逮捕,就更不稀奇了。那样的人会又怎样的反应,狱警心知肚明。

“你儿子昨天被你老公保释了。他们提都没有提到你。”狱警又说了一句,更加同情地看着许秀心。

她也是女人,还是个妻子,是母亲,对于许秀心的经历只觉得同情。但她的同情并不多,劝了许秀心两句后,就离开了。

许秀心握着牢房铁栏杆,身体一点点下滑,跪在了地上。

她的大脑一片混乱,这次是真正的混乱,不是梦境中那种没有逻辑的胡思乱想。

她的潜意识已经做出了判断,理智却不想要相信。

她还是能听到歌声。

她微微侧头,看向了隔壁牢房。

她睁大了眼睛。

隔离牢房的牢门缝隙中,伸出了一只手。

枯槁般的手,指甲苍白,陷进了肉中。

那只手如梦境中那样自然下垂。

忽的,那只手颤动了一下,手贴着栏杆,缓慢移动,摸到了牢门的锁。

牢门打开了。

许秀心听到了脚步声。

她的心跳逐渐和那脚步声重叠。

隔壁牢房中走出了一个佝偻的身影,她扶着牢门走出来,靠着墙,走到了许秀心面前,低头俯视着许秀心。

那老太太口中哼着歌。不同于她的长相,她声音虽然沙哑,却并不苍老。

老太太枯枝般的手落在了许秀心的脸上,抚摸着许秀心的脸颊。

歌声戛然而止。

老太太的脸突然变成了严玉的模样。

“你要被枪毙了。”

如同宣告,那声音冷静清晰。

许秀心只感到那只手移动到了自己的额头。手指点在她的额头上。

嘭的一声,自己的脑袋上多了个血洞,整颗头颅都爆炸开来。红的、白的碎屑成烟花状,落在了牢房的地上。

※※※※※

黎云在睡梦中被一声巨响惊醒。

那响声像是枪声。

可正常来说,生活中不可能出现那样的声音。

黎云冷静地听了一会儿,确认屋外没有响动,不是他的三个同事兼室友中有谁在看电视,就渐渐放松下来。

大概是做梦。

黎云这样想着,发现了黑暗中的光点。

他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正闪着提示灯。

黎云暗自奇怪,拿起了手机,一解锁,就看到了微博的提示。

他已经将“怪谈异闻”账号登录到了自己的手机上,这几天时不时就给“名字不够长”发去消息。

那些转发、评论、点赞的消息,他都没有去管,也没有发布新内容。

这时候收到提示,只可能是接收到了私信。

黎云一下子振奋起来。

是名字不够长吗?

黎云打开提示,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微博昵称。

他只看了两行,就失望了。

不是名字不够长发来的私信,是另一个网友发来的消息,还是一封投稿。

黎云已经清醒过来,暂时没有睡意,便打开了床头灯,悠闲地看起了投稿的内容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